面試問題:我們有沒有可能做愛?

門一打開,一片凌亂的辦公室,真不敢相信這就是自助旅者必訪的重點機構,也是基於這點好印象才來應徵。

大言不慚 自稱總裁
想當年出國自助旅行時,就是靠它才住到實惠的青年中心。還沒回過神就被帶到隔壁辦公間,哇!真是一山還比一山高,和拾荒老人的家有得比,那個老闆就坐在桌子的對面,中間隔著他的辦公垃圾山,兩隻腳都跨在桌上,笑瞇瞇地和我對話。
基於自己也是個「怪腳」,所以見怪不怪,反倒有幾分好笑,再加上門是開的,隨時要跑也很容易,就既來之則安之囉!基本上我對他的觀察是:人還算善良,少年得志但無經營智慧,好大喜功加嘻皮。名片上頭銜赫然寫著總裁,讓人偷笑,兩間十來坪的辦公室,岌岌可危的經營,還大言不慚自稱總裁。
對談過程中,他老兄還不時神來一筆,拿瓶酒灌了一口繼續大說特說。心中暗暗叫苦,怎麼碰到這號牛鬼蛇神,念在他畢竟一手創立了這家老字號機構,幫助過許多自助旅行者,再加上我實在很需要錢……。
好吧!要我來上班不可能!接接case 還可以。他一聽,迫不及待地將數本需要重編的旅遊資訊書丟給我,初步達成了接案的協議。
最扯的在後頭,聽完長篇大論的豐功偉業後,慶幸終於可以告別脫身時,他突然冒出一句:「我們有沒有可能做愛呢?」
我啐了他一口,他摸摸鼻子自討沒趣。說也奇怪,我並沒有太生氣,好笑的感覺反而居多,大概心裡清楚他是個沒殺傷力的可憐人吧。

三不五時 午夜來電
結果,自此之後,他便三不五時午夜來電,不是示好邀約,就是吐苦水,或是大開一些空頭支票,表示還有多少案子要發給我做,表示自己生病來日不多,價碼隨便我開幫他寫自傳一類的。我除了嚴詞以告請勿午夜打擾外,也冷峻地回應先把第一案寫完再談其他。
就當我揮汗把他多本內容錯誤百出的資訊書校稿好並整理出新大綱時,卻傳來他經營20多年的公司被迫轉賣的消息,員工們紛紛離職,他也不知去向。我雖然生氣但並不意外,以他無厘頭經營方式,竟然能撐到今天,我仍百思不解。
就在早已遺忘的一兩年後,竟然又接到他數度請求相助的電話,聽完他的敘述後,我一次次更堅持的拒絕,並曉以大義告訴他要做的是痛改前非,而不是倉皇東山再起。
也許是知道他是個心地還算善良的可憐蟲+糊塗蛋,所以希望他真的能翻身,而不是一再地自誤誤人。
之後,他便沒有再打電話給我。前陣子無意中逛到他公司的網站,資訊零散,一副唱空城計的樣子,前公司也公開與他劃清界線,看來,也只能默默祝福他自求多福了。

這些人幫不過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