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印潮籍慶新年沒差異 印尼太太與親人吃團圓飯祭祖

安順潮州籍粿條小販紀榮河,1999年隨朋友到印尼棉蘭去旅遊,沒想到竟然遇上同樣是潮州籍的印尼少女徐愛娟。

千里姻緣一線牽,紀榮河成功將嬌姑娘娶回大馬安順,生下兩個孩子,組織了一個美滿家庭。

來自印尼潮州人村子

徐愛娟的家鄉在印尼蘇門答臘棉蘭旁,一個以潮州人為主的華人村子。雖然這村子的華人居民超過60%,但村子卻沒有華文名稱,只有印尼村名BINJAR。

村民習慣用潮語交談,所以徐愛娟除了不懂看華文外,她所說的潮語和家裡的文化風俗,幾乎和大馬潮籍家庭沒有分別。

紀榮河一家四口在虎年新春接受訪問,暢談印尼和大馬華裔慶祝新年的分別。

徐愛娟的父親是從中國移居印尼的華僑,母親是當地的峇達族人。當年母親嫁給父親後,身為基督教徒的母親完全根據印尼華人的文化風俗生活,也學會了講潮州話。

馬印過年風俗相同

在愛娟的娘家,過年風俗幾乎和大馬華人一樣。她嫁到大馬前,每逢農曆新年,華裔小孩便自我放假(當時印尼未將春節列為公假,如今已屬於印尼公假之一),只有印尼孩子上學。

許多在大城市工作的家人也紛紛回到家鄉,在除夕日圍爐吃團圓飯。

年初一也和大馬春節一樣,祭拜祖先神明,吃年糕、糖果和帶有吉祥意味的食品。印尼的華人在初四過後大多已開工,春節假期不長。

在印尼,年初九拜天公反而很熱鬧,不管是福建人或潮州人都一樣。在印尼能合法燃放鞭炮,神廟舞獅舞龍,熱鬧氣氛比大馬還強烈。

自製印尼百香果汁招待客人

已嫁為大馬媳婦10年的徐愛娟,在大馬過年時,常從印尼買一些家鄉糕餅招待賓客,例如被稱為EmbingBelinjo的脆餅,便是桌上的新年小食。

她在印尼學會製作百香果汁,在這裡也派上用場,到訪的客人,往往有機會享受到她親手製作的百香果汁,既天然又美味呢!

徐愛娟的兩名兒子紀昇福和昇良,從小便不時可吃到來往印尼和大馬親戚帶來的印尼糖果和零食,一些零食還是這裡買不到的。每當親友的孩子到來拜年,也有機會吃到印尼零食和糖果。

徐愛娟說,在印尼家鄉和在大馬安順,華人過年和平日生活的風俗一樣,所以沒有文化衝擊,她很容易便溶入這裡的生活環境中。

在這裡,除夕她和親人吃團圓飯、初一祭拜祖先和神明,感覺就有如在印尼家鄉一樣。

對她來說,家……已從彼岸移到這裡來落地生根。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