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紀海南人的出洋

安煥然

與閩粵海商相比,海南人出洋東南亞還是較為晚的。據說,“海南幫”一詞最早出現在1804年的“中越關係”最親密時期。1823年,越南西貢(今胡志明市)成立瓊府會館,是海外最早的海南地緣組織。

帆船貿易時代,早期的海南越洋帆船一般是從文昌縣清瀾港出發,繞島順風而下。19世紀初,每年大約有100艘帆船從海南出發到越南、泰國和新加坡從事貿易。

1858年,英法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訂立《天津條約》,瓊州被辟為通商口岸。至此,海外出洋者愈眾。1876年至1898年,去東南亞謀生的海南人有34萬4千698人,他們多數被當作“豬仔”販運出洋。直至1913年,瓊崖綏靖處長鄧鏗槍斃了豬仔客頭阿二,海口豬仔館始告消失。

19世紀中葉以降,海南人出洋東南亞,主要是到泰國和新加坡。海南人在泰國,比較集中在曼谷北部三清、中部噠叻仔、南部饞叻三地區。1841年,海南社群於三清建有水尾聖娘廟,是海外最早海南籍人士所建的廟宇。1860年,北汶浪成立瓊州會館,是泰國最早的海南會館。

在新加坡,1821年海南人的小型帆船已有往返於此通商。1854年,新加坡海南先賢韓旺彝和王志德等籌組瓊州會館,館內設有天后宮(海南人稱“婆祖”),祭祀天后聖母、水尾聖娘和昭烈 108兄弟,是為海南會館與天后宮“二位一體”的結合組織。新加坡瓊州會館的成立,說明至少在1850年,海南人移住新加坡已有一定數量。

海口開埠以後,新加坡成為海南人移殖馬來亞各地的轉口站。從海口出洋到新加坡的海南人,不少是再轉赴到馬來亞各地去開墾拓荒的。20世紀初,馬來亞各地大量栽種樹膠,吸引不少海南同鄉到馬六甲、柔佛一帶從事樹膠種植工作。此為柔佛海南人較大量移殖之始。

另,據說在1830年,已有海南帆船到檳城通商。而成立於1869年的馬六甲瓊州會館,則是馬來亞最早的海南會館。

然而,應當留意的是,清末海南人出洋,經常是處於“往返”之間。根據海口海關的統計,1902 年至1911年,從海口海關出洋,赴香港、新加坡和曼谷等地的人數總計有30萬零235人。然而,在此10年間,從這3個地方返回海口的總人數亦有20萬 1千910人。如果把1902年至1911年的出入境總人數相減,則由海口海關出洋的人數淨額是9萬8千325人,也就是說,此10年間每年出洋的實際人數不到一萬人。誠如蘇雲峰〈東南亞瓊僑移民史〉指出的,早期海南人下南洋,其移民性質與其他閩粵屬人不同。其他屬出洋,多為單向移民;而海南人則有較強的雙向性,以致在他鄉落地生根者較少,致使海南人在新馬和泰國,均居於小方言群地位。

綜上所述,海南人在馬來西亞,是“五幫”之中勢力最弱小的一幫。一來是基於比較晚來;其二是海南人出洋的“雙向性”,來者眾,返者亦多;也因為如此,海南先輩常處居於邊緣,一些較好的行業都早已被他籍人士佔去,早期海南人多為下層的勞工階層,只能在隙縫中尋找生機,或是寄人籬下“打洋工”,此為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