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骗婚女老千騙財

一名被指至少5次以假結婚,欺騙男方感情和錢財的華裔女郎,日前再以如出一轍的手法,騙走一名周姓男子親友的30萬令吉。

周姓男子是通過面子書認識該女子,交往1個月后,女子聲稱懷孕,結果被她以“家人”身分,輕易騙走款項。

這名女子年僅25歲,曾多次以假結婚手法,即不願和男方注冊,只要舉行華人傳統婚禮儀式,過去已有6名男子墜入其騙局。

借錢投資生意

疑遭騙婚的周姓男子的姐姐說,其弟今年3月在社交網站認識女子后,便相約出來見面,不久便主動和人同居。

有關女子初時表現乖巧,她聲稱懷孕時拒絕由醫生驗證,但同意和男友辦華人傳統婚禮,還拍了結婚照。

“弟弟于今年5月在沙巴舉辦婚禮時,對方一名親友都沒出現,引人懷疑,她卻解釋碰巧有親人去世,不便出席喜宴。”

周小姐說,回到隆市后,女方準備辦婚宴時,她又告知一名叔叔患癌去世,不宜辦喜酒。

“婚后的她開始以丈夫名譽,向親友借錢指要投資做生意,前后向家人騙了30萬令吉。”

周小姐說,她本身被騙走1萬5000令吉,其丈夫損失1萬3000令吉,對方的理由都是投資美容院和服裝店等,卻沒有回酬,開始引起家人懷疑。

“加上她的肚子沒有變化,又拒絕和弟弟一名好友的女友見面,最后查證下,才知道是遇上一個曾被報章報導多次,以假結婚騙人錢財的女老千。”

騙婚女每次與周先生行房都要求關燈,連換衣服也要對方出去,以遮掩她生過4個小孩後滿是妊娠紋的肚皮。

周先生說,每次在行房時,騙婚女都會藉詞把燈關掉,連換衣服也不讓他看,要他出房外“回避”。

不過,夫妻一起生活互看身體是避無可避的,最終還是讓周先生看到她的妊娠紋。

周先生說:“但是,她很厲害,騙我說她以前是個75公斤胖妹。這是減肥所留下的皺紋。”

藉詞上男家
苦肉計誘上床

騙婚女使出苦肉計讓周先生與她上床,達成她行騙的第一步!

周先生指出,認識騙婚女大約兩三周後,兩人就發生關係。

他說,某天晚上11時約會後,他欲送騙婚女回家,對方卻突然很郁悶的表示不想回去所租住的房間,因為一個人很寂寞。

“她要我把她載到住家附近一個公園,她想蕩秋千,但是夜已深,我怎能丟下一個女孩子在公園不管,太危險了。”

他不斷勸告騙婚女回家去,可是她仍然拒絕,不過問他家中是否可以上互聯網,她可以到他家去。

周先生說,由於不放心騙婚女一人留在公園,因此答應其所求。

他指出,回到家他先上床睡覺,讓對方上網,可是她卻睡到他身邊不斷靠攏,兩人最終發生關係。

親友紛到男家追債

親自將騙婚女載到蕉賴警局的周小姐說,儘管騙婚女已落網,但被騙財的朋友仍然找上門來,要弟弟和家人代為還錢。

她表示自己與弟弟及家人都是受害者和被騙者,已拿不出錢來,不知該如何應對“追債”的朋友。

她表示一家人很苦惱也感到很害怕,希望這些朋友明白他們的苦境,別再苦苦相逼。

為達目的不惜獻身懷孕

從6次騙婚記錄看來,騙婚女會不惜以自己肉體及懷孕,來一步步實踐她行騙的這個最終目的。

今次的騙婚也一樣,她藉假懷孕嫁給認識兩個月的周先生,然後在之後的短短兩個月內,以快速致富計劃的手法,騙了“丈夫”和家人及朋友40萬令吉“投資”。

周先生指出,他的兩名姐姐和姐夫被騙5萬令吉,其朋友則有15人左右落入圈套,而這些朋友由於也向本身朋友集資“投資”,因此受騙者不計其數。

以自殺威脅交出手機提款卡“要不是她說已懷孕,我才不管她死活,因為她以割脈或跳車企圖自殺,來威脅我交出手機和銀行提款卡,逼得我快瘋了!”

騙婚女使用周先生手機的目的是從通訊錄中尋找行騙目標,而所有的銀行交易,包括受騙者投資的錢全進入周先生銀行戶頭,她則以提款卡提領現款,如此可撇開責任追究。

他對騙婚女心機之深沉與慎密覺得恐怖。

“她滿口謊言,開口閉口都是騙話!”
1.jpg
2.jpg
3.jpg
4.JPG

已經為不同男子生過4個小孩的“情海騙婚女”,為免假懷孕的謊言被戳破,而編造一個不斷行房的故事騙“第6婚”的丈夫,以便自己早日受孕。

這騙婚女在認識周姓男子兩三週後,就主動與對方發生兩次性關係;兩週後,她便騙說已懷孕,要周男與她結婚。

如果駕駛時發生輪胎漏氣,緊記控制車子讓它可以保持筆直向前,同時不可用力踩煞車。必須輕輕及慢慢的減緩車速。

周先生的姐姐指出,騙婚女知道假懷孕不能長久隱瞞,因此騙說醫生指其胎盤低,須置入藥物,而且雖是懷孕初期,但仍必須不斷行房才能保住胎兒。

指胎兒不穩

“後來我詢問朋友熟悉的一名婦科醫生,他說完全是胡扯,沒這種事。”

她相信對方因為要早日受孕,才編造需要不斷造愛的故事。

她說,騙婚女為假懷孕屢屢說謊,包括騙說驗孕棒呈陽性結果、出示超音波掃描底片,及發手機短訊指其胎兒不穩。

她其實對騙婚女懷孕之說也半信半疑,但又無法證實對方所言虛實。

她對星洲日報說,她之所以將騙婚女送去警局,是不希望再有第7名男子被騙。

至少8受害者已報案

迄今至少已有8名被騙婚或騙財的受害者向警方報案。

這些受害者分別在巴生河流域的文良港、巴生、金馬、鵝嘜、甲洞及蕉賴警局投報,另有2起是在彭亨文德甲警局報案。

蕉賴警區代主任阿都拉欣警監說,此警區暫時只接獲一宗針對這名女嫌犯的投報。

他吁請其他受騙者到警局報案,以協助調查。

警方相信被騙者還有多人,希望他們挺身出來舉報女嫌犯。

此外,女嫌犯受查案警官盤查時,只招認騙掉2萬令吉,這些錢是花在日常生活上面。

警方正設法收集更多證據,以便可以將嫌犯控上法庭並治罪;因此,警方需要更多的資料與證據。
1.jpg

“情場奇女子”又重出江湖,而這回是在網上通過面子書(Facebook)認識了一名周姓男子,並且騙走男家親友約30萬令吉的款項。

這已是這名女子的第6騙。每一次的騙婚手段都如出一轍,而且屢試不爽。

第1騙
年份:2002年(推斷是女子18歲之前的婚姻)
過程:在柔佛東甲與前夫育有兩名分別7歲和5歲的孩子
手段:雙方曾經註冊、拍婚紗照和華人傳統婚禮,最後離婚。
男家損失:不詳

第2騙
年份:2007年-2008年
過程:通過電話交友認識李先生
手段:2007年10月,女子在芙蓉生下一名男嬰,雙方沒有注冊也沒有擺酒;女子在2008年又懷孕。男方對孩子身份有懷疑,不過,兩名孩子的報生紙父母親資料欄都是寫雙方的名字。

第3騙
年份:2007年
過程:認識貨倉管理員之後,雙方在蕉賴同居。
手段:女方聲稱懷孕並訂於2008年5月結婚,當時也訂了酒席;但是,最後結不成婚,並於5月份手。
男家損失:不詳

第4騙
年份:2008年6月
過程:在新山士姑來皇后花園認識前男友梁先生
手段:女子搬到男方家住,雙方拍了結婚照,但女子在2008年10月不告而別。
男家損失:不詳

第5騙
年份:2009年4月
過程:認識文德甲男子之後聲稱懷孕
手段:於6月初拍結婚照及舉行華人傳統婚禮,男方於7月站出來指遭奇女子騙婚騙財。
男家損失:不詳

第6騙
年份:2010年3月
過程:通過面子書
手段:
1.主動要求同居,並且下廚煮飯給男方家人吃,以博取好感;
2.聲稱已經懷孕;
3.拒絕注冊結婚;
4.舉行華人傳統婚禮及擺酒宴客,卻沒有女方家人出席;
5.在贏取“大家都是一家人”的信任後,開始以投資為名騙財。
男家損失:30萬令吉
1.jpg
2.JPG
3.JPG
4.JPG

“女子詐財騙婚被揭發案”;25歲騙婚女郎,剛在蕉賴警區獲釋,又被警方重新逮捕,續調查此案!

歸納為商業欺騙案

蕉賴代警區主任拉欣說,嫌犯的扣留期已在当日到期,警方也完成調查工作,因此釋放對方。

他說,警方將這宗案件歸納為商業欺騙案來調查。

他說,由于嫌犯先前在多個地區涉及欺騙案,今日獲釋后,再次遭其他地區警方逮捕歸案,協助調查。

一名25歲華裔女子,被人揭發以假結婚來欺騙男方感情和錢財,東窗事發后一走了之,迄今已有6名男方家人挺身而出,揭發她的罪行。

一名來自關丹的周姓男子(25歲),今年3月在社交網站認識該女子,很快墜入愛河和她同居,不久后女子也指已懷孕,卻不願注冊,只要舉行華人傳統婚禮。

當婚禮還沒開始時,女子已向夫家親友借錢投資生意,前后騙走30萬令吉財物。

之前,該名女子被指以同樣手法,分別在柔佛東甲、新山、森州芙蓉和隆市蕉賴涉案。

“女子詐財騙婚被揭發案”,騙婚女的第二任和第六任丈夫今日現身,並異口同聲希望,曾與他們同床共枕的妻子受到應有的懲罰,避免再有第七人受騙。

第二任丈夫李先生(23歲,住在冼都)和第六任丈夫鐘先生(25歲,住在吉隆坡黑風洞)分別通過雜誌交友方式和面子書,與該名25歲華裔女子認識。

他們與女子相戀后,后者便自稱懷孕,所以雙方就舉行華人傳統婚禮及宴客,但沒有註冊婚姻。

發現被追債

他們向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拿督張天賜投訴。李先生帶著和騙婚女生下的2名孩子到場,鐘先生則和姐姐及友人到來。

李先生說,他原本想和妻子註冊結婚,卻遭妻子反對,另外,鐘先生也同樣面對相同問題。

李先生透露,妻子在婚后曾多次和他提起投資事項,並在他不知情下,向其朋友借貸整10萬令吉。

“我們夫妻倆的關係一直都不錯,直到2008年年頭,有人上門討債后,才起變化。”

他說,他因妻子欠債而將她趕走,之后也沒有去尋找其下落。

另一方面,鐘先生說,他們結婚后,妻子經常帶他返鄉探望親戚,但卻是住在旅店里,讓他起疑。

另外,他發現有人在他們回鄉探親時上門追債,讓他覺得不妥,因而要求其姐姐協助查探,始發覺妻子是一名騙婚女。

過后,其妻子承認所有罪行,鐘先生在和她的前數任丈夫聯絡后,將她送到警局報案。

騙婚女的其中兩名“丈夫”8月13日聯袂現身說法,進一步向公眾揭發騙婚女的欺騙行為。

騙婚女迄今總共跟6名男人舉行過華人傳統婚禮,而且拍過6次的婚紗照。

騙婚女的第二任和第6任丈夫於週五早上在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拿督張天賜的陪同下,向記者發表談話。其中,第6任丈夫鍾先生(之前對方要求星洲日報以周先生稱呼他)上週曾向《星洲日報》投訴。

第二任“丈夫”李先生(23歲)說,他是透過電話交友認識騙婚女,兩人迅速發展成情侶。大約一個多月之後,對方向他表示懷孕了,並要求結婚。

他說,由於騙婚女拒絕註冊,所以兩人只是旅行結婚。在婚後兩年多中,他也只見過騙婚女的公公與舅舅,沒見過她的父母。

“她總跟我說她的父親很忙,而她媽媽在生下她之後就離開了她。”

他表示,兩人結婚不久後,騙婚女就不斷說服他投資快速致富計劃,騙掉他1萬5000令吉。

此外,他說,他們生了兩個孩子,但是“妻子”經常外出,將孩子交給他家人照顧。

他補充,騙婚女的行蹤神秘,甚至不讓他看她的手機;因此,他不確定對方外面的生活,直至有收賬員找上門,他才知道騙婚女欠錢的事情。

“我幫她還過1200令吉,也曾問過她欠錢的原因,但她總是不告訴我原因。”

李先生表示,在他發現騙婚女在外欠錢之後,兩夫妻經常吵架。最終他受不了騙婚女的行徑而將她趕出了家門。

他說,他在近期看過有關騙婚女的報導後才驚覺自己只是受害者之一,因此在“第6任丈夫”聯絡他之後,兩人決定一同召開新聞發佈會舉發這名女騙子的行為。

騙婚女8月14日再被延扣2天至8月16日。

冼都警方目前共接獲兩宗,聲稱被女嫌犯騙財的刑事案及民事案的投報。25歲的嫌犯於週三由蕉賴警方轉送冼都警方調查。

冼都警區主任查卡利亞助理總監證實,警方週六再延長扣留她2天。

另一方面,嫌犯的第二任及第6任丈夫週五(8月13日)向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揭發她的欺騙行為。
1.jpg

遊說投資快速致富
鍾先生友人被騙2萬

除了兩任“丈夫”外,鍾先生的朋友傑瑞也稱他被騙婚女騙走2萬令吉。

他說,騙婚女是以快速致富計劃來遊說他投資,把他的資金騙掉。

鍾先生的姐姐(28歲)也被騙2萬8500令吉,她與弟弟呼吁其他受害者能挺身出來指證騙婚女,並且希望騙婚女的家人也能露面,幫助騙婚女解決問題。

李先生獨自養2兒
無法幫騙婚女還債

自兩年前趕騙婚女離開後,當時僅21歲李先生就必須父兼母職,扛起單親爸爸的責任,獨立撫養兩名尚牙牙學語的兒子。

他說,在騙婚女離開的時候,兩名孩子還小,都還沒學會叫媽媽。

李先生說,他只是一名技工,薪水微薄,僅僅夠用於照顧家人以及撫養兩名孩子。

“我有時還錢不夠用,根本無法幫騙婚女攤還債務。”

在記者會現場,李先生的3和2歲兒子相當活潑精靈,父子3人很親近。
1.jpg

不能告她的吗??都有照片,为什么不抓??

用什么罪名呢?

诈骗。。。

第几条啊?

我怎麽知道~~又不是律师==

不关你是不是律师问题,而是关你有没有法律知识问题。。。

诈骗算有罪吧!!第几条我就不懂

在法律上,有充足的证据才有罪哦。。。

很多老千就是会走法律漏洞。。。

现在的骗子比律师还要更加聪明~

律师是需要有相当法律知识,但不等于他们是聪明人。。。

老千是滥用自己的小聪明去骗人的人。。。

如果他们把他们的小聪明用在正确的事情
应该会很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