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重現》

前言:《伊人重現》是以《遲来的對不起》为背景延續的故事,如果您還没有看過《遲来的對不起》,可以按以下網址觀閱。
https://perak.org/t/%E3%80%8A%E9%81%B2%E4%BE%86%E7%9A%84%E5%B0%8D%E4%B8%8D%E8%B5%B7%E3%80%8B/108993/1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伊人重現》
伊人重现1.jpg
詩巫的夜,寧靜。
阿年的心,翻騰。
凌晨三、四點,阿年騎著電單車漫無目的遊蕩,無形的風疾速撲面生寒,就像沉積千萬層悠悠的思念,雖然虛迷,却足以壓得令人窒息。
十年,三千六百多個日子,每天、每時、每分、每秒,那種愛恨交織的煎熬未曾停歇,阿年早已分不清是愛是恨了。
如果,这個平凡老套的愛情悲劇,就這麼繼續下去直到生命结束,阿年不過是痴守一輩子遺憾,但至少還有“希望她幸福快樂”的自我安慰。
奈何,十年後回到詩巫的今天,却晴天霹雳從姐姐口中得知君君香消玉墜的消息!
愛越深,心越痛;因為痛,所以恨;没有恨,哪来愛?
有人說,愛與恨只是一線之間,蟄伏十年優勢的“恨”,隨着君君的離去,如今反被“愛”所超越。
得不到真愛,已經够凄凉可憐,現在連恨都不能,問蒼天教阿年情何以堪哪!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多少柔情多少淚,有多少柔情,就有多少淚。
rD3_MNEw3kU
淚水,盈满眼眶,視線中馬路模糊不清,阿年不得不停下電單車。
當用衣袖抹去了淚水,環顧四周,阿年才發現不知不覺中来到了江濱公園。
是無心?或有意?這是一個充满了回憶的公園啊!
80年代建成的“詩巫拉讓江濱公園”,歷經歲月的洗禮,再加上没有公德心者和缺乏有關當局認真維修,現下的江濱公園略顯殘舊破落。
阿年信步走在公園小道,明月高掛星兒疏,公園裡没有其他人,僅阿年一個落寞的身影。
只聽見,樹葉磨裟悉悉嗦嗦,像在竊竊私語哪個傻瓜吃飽得空深夜不眠?
只聽見,拉讓江水侃侃奔流,仿佛在述說一江春水向東流,往事成追憶。
就算有再多的柔情,就算有再多的淚,那又能如何?還不是一樣情歸無處?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靠近江邊,有一雙人木椅,阿年此刻正佇立怔怔凝望。
伊人重现2.jpg
十年前的某天某夜,两個相愛的青澀少年男女,就坐在這雙人木椅上,用滾燙的身體緊緊相擁,用四唇雙舌糾纏天昏地暗。
然後,聽著彼此激烈的心跳聲,在月亮老公公見證下,共同許下了海枯石爛、白頭偕老的誓言,而今木椅依舊橫陳,伊人芳踪裊裊。
十年前十年後,相同的地方、相同的雙人木椅,憔悴的阿年仍在,君君却從此陰陽兩相隔。
阿年不由自主往前,坐上雙人木椅的一邊,閉上眼静思着君君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一語,想念著君君依偎懷裡的顫抖与體温,想念著…
『年~』
嗯嗯,君君動情时最喜歡這樣親暱的叫阿年了,每一次這樣暖入心坎嬌柔的呼唤,都换来阿年如驟雨般的吻相應,多麼甜蜜旖旎的時光哪!
『年~』
噫!并非思念於脑海中產生的幻音,而是實實在在的呼唤,簡直就是近在身旁的呼唤!
阿年甚至可以感受到,隨著那聲“年”張口所呼出的熱氣,還有那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淡淡清香。
阿年陡然睁開雙眼望向身旁,不知道什麼時候,原本身旁空蕩蕩的木椅上,竟俏生生的坐了一個人!
这個人,不是别人,就是君君!阿年魂縈夢牽千百回的君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君君跳樓自殺身亡,是鐵一般的事實,怎麼會悄無聲息出現在阿年身旁?
如果不是阿年相思成“瘋”,那八九不離十就是…
伊人重现3.jpg
啊喲喂!君君的鬼魂顯靈了!阿年“見鬼”咯!!!
歷久彌新傳說,人死後會變成鬼(亦稱“靈魂”),而較科學的說法,鬼是一組離開身體的腦電波,當在生人腦電波和鬼的腦電波頻率相同時,人和鬼就可以“相見”與“溝通”。
至於,要如何調校人鬼之間腦電波達致“接收”頻率呢?某些“靈媒”、“乩童”之類的就宣稱擁有這種“通靈”能力,而普通人只能靠“偶然”罷了。
若問,既然人有靈魂,靈魂根本源自人,那“人”為何不直接以靈魂形式生活?為何還需寄存在“脆弱肉體”上這麼麻煩?為何還要經歷生離死别的痛苦過程?
這些問題,相信只有上帝才能够回答,我們都知道谁是創造“人”之主,可惜至今為止,還没有什麼人可以聯絡到牠。
阿年神色驚疑不定問:『君君…是…是妳嗎?我不是做夢吧?真的…是妳嗎?』
君君眼泛憐疚漣漪,伸手輕輕撫摸阿年臉頰,哽咽說:『嗯!是我,你看你又瘦又憔悴,全都怪我害得你如此傷心難过,對不起!』
君君的手,十分冰凉,但阿年確實感受到君君“手”皮膚的觸感,并不像諸多“鬼戲”演出般人鬼殊途無法接觸。
眼前的君君,千真萬確是君君!不管她是人是鬼,都是阿年深深愛著的君君!就算君君要阿年跟她“走”,阿年絕對毫不猶豫心甘情願相隨!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人們害怕死亡,那是害怕失去人世間“所有”,如果死亡能带来人們心底最渴望、最想要拥有的“一切”,死亡還会可怕吗?
阿年心底最渴望、最想要擁有的就是君君的愛,君君就是阿年的“一切”!
伊人重现4.jpg
阿年連死都不畏懼,自然也没有了“怕鬼”的恐懼,取而代之的是源源泉湧柔情蜜意。
阿年急忙緊握住君君修长秀雅“冰凉”的手,深怕君君突然化著一縷青煙消失無踪似的,說:『别再說對不起,過去就讓它過去,妳…死了還記得来找我,證明心中有我,我們永遠不要再分開了好嗎?』
君君低下頭,长长睫毛微微抖動,幽幽嘆一口氣,良久始抬起頭說:『阿年,剛才我正打算回去,臨走前經過這裡看到你,同時强烈感應到你對我深邃的思念(也許這就是人鬼之間腦電波達致相同頻率因素之一),總算讓我有機會親自在你面前說聲對不起,但黎明破曉前我一定得回去,不然我就會…嗯…可以說是…魂飛魄散!』
搞什麼鬼啊 ?多麼渺茫難得的相遇,難道君君又要再次選擇離阿年而去嗎?
阿年驚慌失措問:『回去?妳要回去那裡?天堂还是地獄?不論妳要回去那裡,請带著我一起走吧!』
君君神色哀傷地說:『阿年,我也想永遠和你在一起,可是你跟我不同,你去不到我所要回去的地方。』
阿年豪爽瀟灑大笑三聲,然後堅定的望着君君說:『没有不同,只要我也死了,就能隨妳去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天願做比翼鸟,在地願做连理枝,只羡鴛鴦不羡仙。
伊人重现5.jpg
阿年打定主意,只要能夠和君君在一起,當一對鬼情侣也不错。
只见君君凄凄摇摇頭說:『不,就算你死了,還是到不了那地方,更何况我希望你活著,不願見你提早承受輪迴之苦。』
阿年惶惑不解問 :『那是什麼地方啊?为什麼妳能去,而我却去不得?難道妳無需輪迴?』
君君沉吟半响,低聲吐出一句話:『因為…我不是人。』
這是什麼话?阿年啼笑皆非說:『我當然知道妳不是人,妳現在是鬼嘛!』
君君表情認真看著阿年說:『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的生命形式本来就只有靈魂。』
阿年聽的满頭霧水,問:『妳說什麼啊?為什麼我都聽不懂?』
君君仰望漆黑夜空一眼,說:『不管你相不相信或接不接受,我盡量把事情始末都跟你说清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阿年有满腹疑問,却不知從何提起,只好按奈情緒先聽君君说。
伊人重现6.jpg
君君接著說:『阿年,我是来自距離地球三十億光年,一顆名叫“天鵝星球”派出的宇宙生命探索研究員。當我抵達地球時,發現這裡的人類“靈魂”,竟然跟我們极其類似。所不同的是,人的靈魂必須依附在“肉體”上,才能進行活動和互相接觸、溝通,如果肉體老化“不能使用”了,那麼靈魂就得重新投入另一个新生的肉體来延續“生命”,否则很容易魂飛魄散,徹底的、真正的“死亡”,而我们天鵝星球靈魂無需肉體,单純以靈魂形式存在、活動和和互相接觸、溝通(天鵝星球以靈魂形式存在、活動和和互相接觸、溝通的具體情况,在地球知識範疇以外,故從略詳細描述)。可是,儘管極其類似,但地球人的靈魂“能量”太弱,我看得見你们靈魂、包括你們的肉體(地球人看不見天鵝星球靈魂),却無法直接和人接觸溝通,像現在我們能够相見和接觸溝通,取决於你靈魂能量突然增加了幾萬倍,原因我也不太清楚,或許極度的思念是因素之一。為了深入研究地球人的生命形式,唯一的辦法,當然是進入一個新生的肉體,完全以人的方式生活,於是我就成為君君了。』
什麼跟什麼亂七八糟的啊?阿年愛的君君即不是人,也不是鬼,却是什麼距離地球三十億光年天鵝星球的外星靈魂?哈哈哈哈哈!真是詭異怪誕!
君君不像開玩笑,阿年将信将疑悲憤問:『好!妳說妳是外星…靈魂,那麼與我相識、相愛、背棄我、再跳樓自殺,這一切全都只是妳的…研究嗎?』
君君站了起来,慢慢渡步到拉讓江邊,背對著阿年依靠欄杆,說:『不全是這樣,每個星球的生命都有各自奧秘,很多情况無法預料,在我進入新生的肉體霎那,我就預料不到會跟所有人類初生嬰兒般喪失了所有記憶。從出生、成長,與你相識、相愛到自殺,這段過程百分百是以“君君”的意念主宰,因此可以說與你相識、相愛的確是“君君”,絕非我原本的外星靈魂。直到我跳樓自殺身亡,我失去的外星靈魂記憶才恢復,并且保留了“君君”的記憶。如果,記憶是靈魂最重要的組成部分,那麼我同时擁有外星人和地球人的記憶,究竟算是外星人還是地球人?』
起風了,吹拂君君長髮飄逸,如夢似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人不人、鬼不鬼”,用来形容“君君”實在貼切,是不是以前早有人曾遇到過這樣的“人”,所以才有這句話呢?
伊人重现7.jpg
阿年瞧著君君背影,痴痴的說:『如果妳愛我,妳可以當自己是地球人,留下来别走。』
君君緩緩轉過頭来,語調凄楚,說:『我非走不可,因為我的能量即将耗盡,必须趕回天鵝星球補充。如果天亮前不走,可能無法支撑三十亿光年距離漫長旅程,屆時我就會…魂飛魄散,徹底的消失!』
阿年抱着一線希望,問:『等妳回去天鵝星球補充了能量,還會回来找我嗎?』
君君星眸流轉濃濃情愫,說:『往返天鵝星球和地球一趟,最快也得30年,但我一定會回来找你的。』
是的,人與人之間靠緣分,人與外星人應該也不例外,有緣千里、万里、亿里自然會再相見。
看来,宇宙萬物皆逃避不了“命運”的安排,人有“上帝”,外星人肯定也有“上帝”,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說話間,漆黑夜空漸顯微白,黎明将至。
君君依依不捨的說:『阿年,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保重!』
阿年尚来不及作出反應,君君已化為一束柔和“光芒”,迅速竄上天際,咻~
等阿年醒覺君君真的要走了,疾冲到欄杆邊俯身伸手想捉住那束光芒,捉到的當然只有冰冷的“空氣”。
淚珠,蜿蜒滑過阿年臉頰,“噠”一聲滴落拉讓江,立刻融入滔滔江水。
阿年喃喃的喊著:『君君,我一定會等到妳回來的…』
拉讓江無怨無悔包容阿年的淚水,在這红塵人世間,還有誰願意張開懷抱包容阿年的“愛”呢?

(全篇完)

絕對原創、故事虛構、諸多雷同、純屬自娱、萬勿挑剔、謝謝觀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