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 妻赤裸挑逗 夫心疼鳥軟

初婚的磨合期,我和妻子很容易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起爭執,每次雙方僵持不下,我總會鬧失蹤,躲到父母或朋友家幾天,待思念壓抑怒火,慾望戰勝賭氣,再半夜偷潛進門,悄悄上床,一切盡在不言中的與妻重修舊好。但是那一次,妻子比我搶先一步離家出走,想不到再接獲她的消息,是警察來電通知,妻子被送進急診室。
醫生說,妻子的腎臟破裂、肺部積血,肋骨斷3根,問我願不願意讓妻子動插管手術,避免以後併發氣胸?當時我唯一的信念,是挽救妻子的生命,便毫不猶豫的簽名。那些日子,我守在加護病房外,24小時不敢闔眼。

右手伸進我的褲襠
所幸經3天觀察,妻子沒有腦震盪和內臟爆血的危險,為了給她充分的調養,我選擇轉至安靜、隱私,相對自費較高的單人房。妻子健康恢復神速,車禍後第四天,已能口齒清晰的告訴我,她去台東找朋友散心,回程車子如何滾落20公尺深的山崁;第五天,妻子開始吃一些固體食物和水果;第七天,妻子把尿盆擱在活動式點滴架下,慢慢推著在房間踱步;第八天,醫生抽除排血插管跟導尿管;第九天,在我的幫忙下,愛乾淨的妻子終於洗了個睽違的澡;第十天,「你過來,」妻子叫我。
我難得乖乖聽話,必恭必敬的站在床緣,聽候妻子的吩咐。妻子凝視著我,伸出沒有扎軟針的右手,拉開我的拉鍊,探進我的褲襠,用熟悉的動作撫摸搓弄,一如往昔床頭吵床尾合的夜晚。

主動掀開寬鬆病袍
「以前不管怎麼冷戰,你頂多3天就求饒,現在那麼多天,你一定滿了,來,我幫你打出來。」妻子的手越動越快,甚至試圖湊嘴吐舌……。這對有潔癖的妻子而言,已經算莫大的犧牲。不過,心疼她的我哪提得起「性」致?我扶妻子躺好,她又掀開寬鬆的病袍,露出挫傷瘀青無數、塗遍黃藥水的胴體:「那你上來,輕一點喔!」 我愣了,難不成在這個節骨眼,妻子還想要?
「痛都痛死了,怎麼會想?可是我不讓你發洩,你會花錢去找女人,我不准別的女人碰你。」我趕緊替她穿好衣服,蓋好棉被,緩緩側躺在她身邊,以深情的吻宣示忠貞,以虛觸的環抱表達愛意。從交往到婚後,這是我第一次抗拒妻子的誘惑,因為我的血全充紅了眼睛,沒有剩餘的去灌飽海綿體。
歷經這場瀕死臨別的災禍,我暗自決定,日後再有任何口角,寧願我餐風飲露街頭,也絕不讓妻含淚奪門而出。但是迄今6年多,我還沒有機會履行「承諾」,因為每當回想妻子為了我的幸福,肯忍受我最衝動時的激烈撞擊,天底下,似乎都沒有值得計較的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