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和尼姑

从前有个很漂亮的姑娘,她有很多事想不开,后来她不愿想了,离开了家住到了一条很远的河的上游,人们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是一个离开了家的姑娘,周围的人就叫她“离姑”。
有个年轻的小伙子喜欢上了这个漂亮的姑娘,可姑娘不知怎么的就不见了,于是,他找啊找啊,终于在一条河边发现了她,可他们间隔了条河,河很宽,水很急,河上连桥都没有,小伙子对于姑娘说的话也被湍急的河水声给无情的淹没了,可他并没有灰心,就搬到了姑娘那条河的下游住,每天隔着河,向上游的她望着望着,希望她哪天能注意到他,看到他……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小伙子已经不再年轻和帅气了,不知道是岁月的苍老,还是还是朝暮的思想,他的头发在一天天的变白。可他还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守望着住在河上游的姑娘。秋天来了,秋叶落了,他的头发也开始由白而落,一天早上起来,他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是一根不剩——掉光了。他哭了,不是心疼自己的头发,而是看到了不再年轻、不再帅气的自己,上游的那个姑娘还会喜欢他吗?于是,在他觉得自己快老死的时候,他决定到河边,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心仪的姑娘做最后的表白,“离姑,我天天守侯着你,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要去你的对岸,好吗?”说完了,等了许久也得不到对岸的回音,他觉得他好傻,也许是没听到又或许她根本就不喜欢他……就在这时他吐尽了心中最后的一块淤血,带着丝丝的惆怅,带着对她的不甘心,不瞑目地走了。
后来,一个好心人把他葬到了河边,可人家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每天在河边望着上游的对岸,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就在他的墓碑上刻上了“河上”。可怜的河上啊,他哪知道对岸的离姑早就注意到他了,可她当时真的没办法接受他的爱,她怕自己受到伤害才远离家乡来到这条遥远的河边住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当她发现他在河对岸的下游对自己说些什么,可滔滔的河水……她什么也没听到,她急得哭了,忽然,对岸的他倒下的时候,她心里像火烧一样的难受,流下了伤心的泪。以后的日子她看不到对岸的他来河边了,只看到他原来站的地方多了个土堆,朝着河的上游屹立着,不就像他吗?
——宽阔的胸怀,痴情的守望……
她决定从原先来的地方绕过这条河,到对岸的下游看个究竟。长途的跋涉,她到了,可她没看到他的守侯,只看到了他变了成一堆的黄土,和一块刻着他最大心愿 “河上”的墓碑。她绝望地哭了,“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她看到了河上对自己的痴情,看到了世间的真爱,可是她们……“阴阳路相隔,生死两茫茫。”她万念俱灰的,流着眼泪,她吻着河上的墓碑……
以后的日子里,她搬到了河的下游,和那个先去的爱人住到了一起。“生”是他对她的守侯,“死”是她对他的相伴。每天她都伴着他的黄土,后来她剃光了自己的头发,只是为了对他忠诚的相伴,用自己一生不嫁的决心来表达她对逝去的爱人的爱。就这样过了很多年,当她觉得自己快不行的时候,她笑了,她知道自己就快要去了和心爱的河上一起了,生的时候不能相爱相守,就等到变成了两堆黄土了再去那个世界永不分开。她走后,有个好心人把她们合葬在了一起。从此那块孤单的墓碑上多了“离姑”的名字。
他和她真的幸福永恒的在那个世界里相爱了,渐渐的人们给了他们新的名字,一个是非她不娶,爱她爱到死去的“和尚”,另一个人非他不嫁,终身相伴的“尼姑”……

[s:20] [s:20] [s:20] [s:20]

这样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