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战友的离去

浏览脸书惊愕获悉老战友老同道德来兄不幸与世长辞,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事关最近网上假消息满天飞扬,虽然近年来老兄较以往消瘦以及双脚无力,唯精神素来不错,多年来醉心推广书艺知交满天下,怎么突然从脸书传来噩耗,说走就走,让你我难以置信。
次日从大霹雳一则讣告证实,年届七十余岁的老兄德来前晚在锡都山城老家咽下最后一口气,结束了一生为教育为书艺和书法默默付出的贡献和推广的能量,精彩走完书香味浓的一生。
德来兄这位老朋友老战友老同道,而且还是你我家乡的小学母校复兴功臣的舵手,从当年他在1987年接任时与董家教打成一片,联手合力将落后的学校硬体设备不断提升,把学生学习的素质和成绩从落后乡区学风逐步改善得让居民和家长眼前一亮,掌校十数年后,还与董家教及家长校友们常有联络互动频仍,看来并没有多少人离开杏坛后能够与老兄有此相提并论的收获。
实际上,德来自87年升级掌校,就一直留守在这所小学至荣休。记得当年出席他老兄荣休集会和盛宴,至今想来还感受到他在当地深受爱戴和欢迎的程度。由于他和居民及董家教有着深厚的默契和联络,而且还得到地方长官和媒体的大力配合和支持,当时的欢送盛宴是小地方有史以来最为轰动的大件事,而且各大中文媒体还在较后时全版图文并茂加重报道,在那个年代的确引为佳话,足见老兄在当地掌校的成功。
无论如何,想起和德来在江沙县华教共事的点滴,实际上也有不少值得落笔的记忆。那些年德来在江沙县南端守边疆,我则在通往上霹雳的Sauk守水塘,不过经常一起出席参与县级的会议和活动,当时华小校长群集会时,都不敢以方言交谈,因为德来正是当时大伙公认的monitor,凡事不对不适,他必然义不容辞的指正。
老兄酒量不错,而且也喜欢热热白咖啡。虽然退休后鲜少有时间去到怡保和他相会叙旧,不过有时候家乡的一些宴会时,都经常有缘与他老兄碰面言欢。
对于热爱书法艺术的他,退下杏坛舞台之后,还是那么落力推广和参与书艺的活动。当年他退休前曾经龙飞凤舞写了『放下』和『飞翔』赠送给我,让我视为墨宝高高挂,如今看看别有一番滋味在心田,着实要感激老兄那些年给予的辅导和指正咧。
德来兄,一路走好……

1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