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收教會創辦人涉失信6千萬 新加坡宗教領袖遺憾


康希(右)與妻子何耀珊十指緊扣地步入法庭。


約20名教友築人牆,護衛被控的康希及另4名教會領袖。

新加坡慈善團體和宗教領袖受訪時,對城市豐收教會創辦人康希涉嫌失信事件大多表示遺憾,並希望事件不會影響公眾對他們的信任。

新加坡全國教會理事會會長紀木和會督表示,康希涉及失信事件令他們感到十分難過,他希望案件在下判前,大家不要對涉案的教會人員做出任何懷疑和猜測。

他相信,隨著政府這幾年來對非盈利組織和慈善組織加強管理和監督,公眾對這些組織的信心將逐漸恢復。

“我們都很清楚處理教會事務要保持透明,確保賬目分明。”

負責人生活應簡單低調佛教居士林林長李木源也說,這起事件提醒慈善機構要公私分明。他說:“主要負責人的個人事業不好做太大,否則資金周轉不靈時,可能就會動公款的腦筋。”

他也認為,負責人代表慈善機構,生活應該儘量簡單低調。

德教太和觀主席李錦祥也強調,無論從事哪種工作,都要確保公正透明,尤其慈善事業,每個環節應該是公開清楚的,才能對大眾有所交代。

“我常提醒自己,要把服務大眾的責任放在心上。”

伊斯蘭傳教協會會長阿都卡林則懇請公眾,不要因這起事件而對慈善團體失去信心,他吁請公眾繼續捐錢支持慈善事業。

麥潤田:權力集中不透明
失信事件凸顯監管不當

針對城市豐收教會創辦人康希及數名教會人員涉嫌失信一事,企業監管專家、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副教授麥潤田認為,事件凸顯數個監管不當的問題。

他注意到,至今捲入風波的組織有個共同點,即它們都由非常有魅力的人領導,而這麼做似乎存在一定的風險。

另外,相關教友涉嫌挪用款項期間,城市豐收教會董事會主要由管理日常運作的人組成,說明教會權力極度集中、缺乏監督與制衡。從教會網站很少透露與監管和財務相關的信息來看,教會也似乎不夠透明。

麥潤田說,事件也凸顯利益衝突的問題,但他不認為可就此斷定慈善團體不應該從事商業活動,而是要有妥善的監管制度。

他說,不只慈善團體的董事局和信託人應確保監管妥當,執法者也得在必要時採取行動。至於公眾,他們也可扮演監督角色,鞭策慈善組織更重視監管問題。

350網民面書支持康希

康希面控後,於1時30分在自己的面子書上載了《詩篇42︰11》的內容︰“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贊他。他是我臉上的光榮,是我的神。”,似乎表示了自己當下的心情。

他的舉動引起159人按“贊”,網民紛紛在下面回應。

另外,他也通過推特轉載一名網民的語錄︰“任何人都可說任何東西,不過他們不能帶走無數生命透過努力所凝結出來的信念。”

康希的留言上載短短一小時內,有350人按贊支持他,另外也有85人留言。

教會網站重申沒被起訴

教會網站和面子書共同貼文告聲明,重申教會沒被起訴,活動一切如常。

當傳出5人被捕後,教會在昨天就在網站和面子書,馬上貼出通告安教友的心。

前年接手傳道事務的執行牧師艾瑞思(Aries Zulkarnain),發出聲明除了向教友說明康希、陳一平、藍令洪、周英漢和陳紹雲5人昨早接獲通知,今天將出庭面控外,也重申教會本身並沒有被起訴。

他說,教會的咨詢委員會將繼續負起精神領導的工作,委員會成員包括悉尼城市基督教會的牧師費爾(Phil Pringle)博士和紐約基督文化中心的牧師柏納(AR Bernald)博士,他們都是教會任命的咨詢資深牧師。

另外,教會管理委員會也會繼續就管理教會事宜提供指導。教會事務和活動會如常進行,包括在新加坡博覽中心和裕廊西教堂舉行的週末聚會。

萬二鑽戒“補償”144令吉婚戒

20年前,康希與何耀珊結婚時,只買得起60元(約144令吉)戒指;5年後,送5千元(約1萬2千令吉)鑽戒“補償”。

康希在2002年接受《新報》訪問時,自爆1992年與何耀珊結婚時,因經濟條件不寬裕,買給她的結婚戒指也十分“寒酸”,價值僅60元。

但在1997年,康希買下5千元的1卡拉鑽戒,在六星級酒店Ritz-Carlton的一間餐廳送給妻子,作“補償”。

民眾疑問何耀珊是否被控

此案曝光後,坊間議論紛紛,民眾心頭的疑問如下。

‧何耀珊是否會被控?

‧何耀珊和張明豪及陳淑萍等3人被暫停教會內的職務,他們因何被停職?

‧是否還有其他人涉案被控?

‧案中涉及的2千多萬元,是否已交給教會?

慈善總監辦公室回復時指出,慈善總監的調查顯示,被停職者行為導致教會管理不當。慈善總監為教會利益著想,也經總檢察署同意後,才勒令8人暫停教會的董事部和執委等職務。

由於此案已上庭,慈善總監辦公室表示“對於其他方面不便置評”。

國會議員唐振輝當康希律師

5人各有不同律師,其中康希的代表律師是國會議員唐振輝律師。

唐振輝在法律界頗有名氣,曾負責的大案包括︰尼誥大道地鐵站工地坍陷意外、新舊NKF的民事訴訟和不少醫療訴訟案。

周英漢的代表律師則是駱維明高級律師,他也是律師公會副會長。

此外,陳一平的代表律師是斯尼華申、陳紹雲的是王賜安律師,藍令洪的是尼格拉斯律師。


陳一平


康希


何耀珊出道10年,被指並未大紅大紫,沒有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代表作。

城市豐收教會發表聲明,表示相信並支持被控的5人,康希與陳一平也仍然是教會的牧師,還會繼續布道。

執行級牧師艾瑞思在聲明中說︰“涉案者是我們的牧師,他們一直都把上帝和教會放在第一位。以教會而言,我們將繼續支持他們,而我個人也完全相信他們是正直的。康希仍是我們的高級牧師。”

艾瑞思也提到,慈善總監已證實康希和副高級牧師陳一平將可繼續在教會布道。

城市豐收教會創辦人康希和另4名管理委員會成員涉嫌失信教會2400萬元,前天被控上法庭,引起轟動。

他們被控假借投資債券的名義,從教會建堂基金挪用2400萬元支持康希妻子何耀珊的歌唱事業。

涉案5人被暫停職務,城市豐收教會表示驚訝。

教會活動不受影響

聲明也提到,教會活動沒有受到這起案件影響,教會的禮拜和團契將如常進行。

城市豐收教會表明,康希和陳一平還會繼續布道,明後兩天的教會禮拜,兩人是否出現成矚目焦點。

警方促各方勿評論案件

針對城市豐收教會的聲明,總檢察署和警方都強調,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各方不宜發表影響法官裁決的評論。

在城市豐收教會的昨晚聲明中,針對挪用款項一事作出解釋,對此總檢察署和警方發言人都作出了回應。

總檢察署發言人說︰“我們要重申,有關刑事起訴已進入法庭程序,有待法庭裁決。因此,無論控方或其他方面都不應置評,有關課題將在證據提呈法庭時,交由法庭下判。”

警方發言人則說︰“一般上,根據法律,只要有不當挪用錢財的意圖,刑事失信錢財案就能成立,這與被告過後有沒有嘗試歸還這筆錢無關。”

助理會計師或當控方證人

康希和另外4人涉2千400萬失信案,在控狀中被提及的第七人,助理會計師賴寶婷,有可能成為控方證人。

城市豐收教會創辦人康希(47歲),因涉嫌濫用2400萬“建堂基金”,資助妻子何耀珊(42歲)歌唱事業,前天被控上法庭。

同他一起被控的還有陳一平(39歲,教會管委會副主席)、周英漢(52歲,教會執行級會員)、陳紹雲(37歲,教會財政)和藍令洪(44歲,教會管委會主席)。

5人分別面對共謀失信、欺詐、造假賬等33項控狀。

在5人的控狀里,除了頻頻提及第六人黃玉盈(前財務經理和執委),當中3名被告的11項控狀,也提到第七人賴寶婷被指使做假賬。

賴寶婷丈夫:對案件一無所知

賴寶婷的丈夫說,他和妻子依然有去參加教會的禮拜。他指妻子只是教友,對失信案一無所知。

他說,兩人是城市豐收教會的普通教友,關於高層涉及失信案,一無所知,其他的也不願置評。

此外,賴寶婷的家婆也透露,媳婦兩年前已經離職,不在教會擔任助理會計。她指家人都相信賴寶婷不會涉及此案。

康希夫婦盼以音樂接觸非教徒

康希和何耀珊2002年展開“跨界計劃”,希望通過非宗教音樂接觸非教徒。

何耀珊在亞洲發行5張華語專輯,數次榮獲銷售雙白金甚至三白金唱片,也曾進軍美國市場,獲舞曲排行榜和英國Music Week排行榜冠軍。

雖花2400萬元打造歌唱事業,何耀珊並未大紅大紫,受訪音樂人說︰“有錢只是開始,長期走紅必須有料。”

教會前採購主任或被控

教會的前採購主任黃玉盈(36歲,譯音)黃玉盈的名字在康希等5人控狀中,多次被提及指她共謀失信。受訪的律師說,如果調查確實她涉案,她可能是被控的第六人。

據悉,她在去年就委任JLC Advisors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王賜安律師代表她。

黃玉盈是一家提供秘書與會計服務的顧問公司董事與股東,根據會計與企業管制局(ACRA)的資料,她擔任55家公司的注冊秘書,其中3家公司已經關閉。

她在城市豐收教會聚會超過10年,她擔任注冊秘書的公司包括涉案的Xtron Productions娛樂公司,也包括與教會及康希有關的公司如文字墨坊(The Ink Room)出版公司、City News媒體公司及International Harvest私人有限公司。

康希也是International Harvest的董事。

(新加坡20日訊)城市豐收失信案再爆內幕,Xtron給2名董事各借300萬元(約720萬令吉),公司資本在1天內從6元(約14令吉)增加到600萬元(約1440萬令吉),貸款購買河畔廊產業。

城市豐收教會創辦人兼牧師康希(48歲)、管委會副主席陳一平(40歲)、管委會會員林嶺恆(45歲)、原投資經理周英漢(52歲)、前財務經理黃玉音(36歲)和財務經理陳紹雲(37歲)涉嫌串謀失信公款,各面對3到10項控狀。

傳召第2名證人

這起備受矚目的案件進入第3天審訊,隨著控方今早傳召第2名證人許麗親上庭供證,踢爆更多內幕。

許麗親在2003年1月14日加入城市豐收教會當會計助理,接著在2007年1月1日加入Xtron。身為城市豐收教友的她,又在2007年10月加入黃玉音創辦的Advante Consulting。她目前是Advante的股東兼董事經理。

Xtron一度是何耀珊的經紀公司,也協助城市豐收管理房地產,Advante則是Xtron的會計公司。

庭上較早前已揭露,Xtron在2008年11月7日以1755萬元(約4212萬令吉)的價格,買下沙球勞路上段20號河畔廊(The Riverwalk)大廈2樓的產業,作為教會活動場所。

根據法庭文件,投資公司AMAC在2008年8月20日代表城市豐收與Xtron簽署更改過的債券證書,同意分3階段將850萬元(約2040萬令吉)轉給Xtron。截至2008年10月1日,Xtron已經收到780萬元(約1872萬令吉)。

許麗親在呈堂的口供書中表示,Xtron的公司股本在2008年10月16日,從6元增加到600萬元。Xtron給公司董事鐘家榮和許修義(人名譯音)各借了300萬元,好讓他們各購買Xtron的300萬股,以提高公司的股本。

銀行規定Xtron得增加股本,才批准貸款1070萬元(約2564萬令吉)給公司購買河畔廊產業。

何耀珊專輯支出
黃玉音全權處理

女證人稱,何耀珊美國出專輯的支出,全由黃玉音充當“話事人”。

教會和Xtron的關係在上個星期的審訊中,成為控辯雙方爭辯的焦點之一。Xtron曾是何耀珊的藝人管理公司,負責打點何耀珊的音樂專輯及演出。2007年到2008年間,Xtron也負責何耀珊進軍美國的專家製作及行銷。

針對何耀珊要在美國出專輯的費用,許麗親沒徵求教會董事蘇惹的批准,而是由黃玉音(前財務經理)親自給予指示。

許麗親過后會準備相關支票或匯錢表格,讓Xtron董事簽名。在黃玉音指示下,她也把相關“美國項目”的賬目記錄在Xtron的賬戶下。

自派攝製隊報導

城市豐收“攝制隊”陣容強大,出動14人報道案件進展。

這起案件備受關注,除了媒體全力報道,城市豐收教會也出動了自己的“攝制隊”,共14人在庭外等候被告。

城市豐收“攝制隊”為教堂刊物《City News》撰稿,並將錄像片段上載到YouTube等網絡媒體。

何耀珊感謝教友支持

何耀珊打破沉默,通過網上視頻感謝教友支持,說她和康希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城市豐收新聞小組昨日發佈錄像,也是教會執行董事的何耀珊向海內外支持者表示感激。

何耀珊在視頻中身穿黑色連衣裙,精神不錯。她說:“當我和牧師(指丈夫康希)聽說你們當中有很多人在前一天晚上11時漏夜排隊,我們非常感動,也說不出話來。”

“我也知道第2天下了很大的雨,但你們還是來排隊。”何耀珊表示,希望支持者可以繼續為6名被控的教會領導人祈禱。

她也說,雖然必須經歷審訊的考驗,但“只要我想到你們,我們不覺得我們孤獨。”

視頻也訪問了來自印尼、韓國、澳洲和美國的支持者。

(新加坡22日訊)印尼富商哈納菲大手筆,一人出3000萬(約7200萬令吉),又幫何耀珊承擔唱片虧損,又替Xtron還債!

城市豐收案開審5天,控辯雙方不時提起印尼富商哈納菲,並3次提到他出錢幫“補洞”。

哈納菲是城市豐收教會教友,他所擁有的Ultimate Assets和美國公司JH Music一起管理何耀珊的歌唱事業。

哈納菲也是Firna的股東。至于他最后是否真的掏出全數,庭上供詞沒有進一步透露。

哈納菲為何要出錢?

哈納菲究竟是誰,為何要幫何耀珊與Xtron出錢?

控方問證人許少毅:為何要由哈納菲來還1000萬(約2400萬令吉)?

許:為什么?他是私人擔保人,這很明顯。

控方:你之前說哈納菲是為音樂唱片的損失做擔保,為什么這擔保也包括預付租金?

許:是……我相信哈納菲也是Xtron和教會的私人擔保。所以可能包括(預付租金)在內。

此外,控方也問道,是否有文件說明,哈納菲會承擔Xtron音樂專輯以外的虧損?許少毅說不清楚。

5人簽保力捧何耀珊

5人簽字保證,要多少給多少,捧何耀珊到底!

這兩份在2007年8月簽的擔保書,一份是哈納菲以個人名義簽的,保證承擔何耀珊“跨界計劃”的任何損失,包括專輯及進軍美國等事項。一份是康希、陳一平、周英漢與許少毅4人聯名,給哈納菲做擔保。

也就是說,“跨界計劃”有雙重擔保,哈納菲承擔計劃的所有損失;4人承擔哈納菲的損失,等于是得到5個人的全力資助。

★貼補1

1437萬元(約3448萬8000令吉)

辯方前天爆出,何耀珊出專輯虧損高達1437萬(約3448萬8000令吉),由哈納菲“填補”,還給Xtron。

負責Xtron賬目事務的控方證人許麗親承認,確實有此事。

★貼補2

637萬元(約1528萬8000令吉)

根據Xtron的會議記錄,公司董事曾在2008年10月討論3筆總數約637萬(約1528萬8000令吉)的賬目,包括:

→2006和2007年期間,Xtron花520萬(約1248萬令吉)製作一張音樂專輯,但過后計劃有變,這筆錢被列為宣傳費。

→2008年花20萬(約48萬令吉),作為到北京奧運會的宣傳費用。這是因為何耀珊曾到北京,在奧運會活動上獻唱。

→借Creative Productions97萬(約232萬8000令吉),作為音樂製作和宣傳費。

公司董事在會議上同意把這筆錢註銷。證人許少毅說,這些錢由哈納菲承擔。

★貼補3

1000萬元(約2400萬令吉)

2010年10月,城市豐收與Xtron中止預付租金協議,后者必須還城市豐收4050萬元(約9720萬令吉)。

控方指出,為還這筆錢,Xtron賣掉Riverwalk和Firna債券套現,哈納菲也拿出1000萬元(約2400萬令吉)。

聘“超級律師團”捍衛清白,康希6人律師費料高達千萬令吉!

城市豐收教會創辦人兼牧師康希(48歲)、管委會副主席陳一平(40歲)、管委會會員林嶺恆(45歲)、原投資經理周英漢(52歲)、前財務經理黃玉音(36歲)和財務經理陳紹雲(37歲)涉嫌串謀失信公款,各面對3到10項控狀。斷續經過6天審訊后,案件將展至8月間續審。

康希6人砸重金聘資深或高級律師“坐鎮”,這個“超級律師團”可謂來頭不小,並個別處理過不少備受矚目的案件。

康希所聘請的唐振輝律師,也是摩綿-加冷集選區議員。其余5名被告都是聘高級律師,包括邱甲立、陳偉慶、斯尼華申、安德烈、CR拉惹及加南拉美斯高級律師等。高級律師是法律界翹楚,地位形同英國的女皇律師。

據法律界人士透露,這個陣容強大的律師團隊,擅長打民事官司。

高級律師每小時收費介于1000到1300元(約2400至3120令吉)之間。他們的律師助手也分等別,較資深的據知可達每小時800元(約1920令吉)左右。

律師指出,雖然存有每小時收費制度,但刑事案件一般上都是以一個總額的基礎收費。

不過,這起備受關注的案件,是一起商業罪案,有別于一般刑事案,涉及的被告多、動用的法庭文件也多,並且相當複雜,律師所須投入的時間相對增加。

目前審訊分階段進行,預料橫跨至明年。有律師認為,若6被告屆時都被判表罪成立,選擇輪流抗辯,審訊時間將更長。據保守計算,每人花在聘請律師的費用上,可介于100至200萬元(約240萬至480萬令吉)之間,換言之6人的律師費將可高達千萬令吉。